长春市富硒面条
 富硒猪肉可以享受国家补贴吗
 乳山市富硒红米
 张掖市富硒红米
 连云港市富硒绿茶
 莒南县富硒蜂蜜
 价格低的富硒玉米质量有保障吗
 富硒蜂蜜概念介绍
 巴彦淖尔富硒香菇
 汕头市富硒蔬菜
 汶上县富硒小麦
 河北省富硒甜瓜
 富硒苹果使用后会出现什么故障
 富硒香米的进货价格
 株洲市富硒黑香米
 富硒草莓结构
 市南区富硒水果
 富硒面粉有哪些牌子
 襄阳市富硒晶小米
 富硒晶小米教程
 江西省富硒蜂蜜
 鄄城县富硒香米
 酒泉市富硒酵母
 富硒香菇分类标志
 阿里市富硒晶米
 青海省富硒猪肉
 富硒葡萄哪个厂的好
 章丘市富硒稻
 富硒小米使用时注意的事项
 富硒草莓怎么安装
 阿克苏市富硒苹果
 富硒黑香米利润如何
 富硒红茶产品质量鉴定
 郴州市富硒水果
 钦州市富硒农产品
 富硒葡萄大中小的参考价格
 梁山县富硒花生
 富硒草莓专业生产专家
 长春市富硒天麻
 崂山区富硒红米
 价格最低的富硒农产品质量靠谱吗
 决定珍香富硒大米使用寿命长短的…
 富硒黑香米行业资讯
 珍香富硒大米故障检查方法
 富硒产品的专业术语
 富硒红米的参考价格
 富硒大米和同类产品比较有哪些优…
 辽阳市富硒甜瓜
 哪里做的富硒瓜果质量比较好
 大量供应富硒甜瓜产品信息
 兴安盟富硒产品
 郑州市富硒猪肉
 富硒面条有多少个品牌
 荆门市富硒核桃
 富硒面粉的销量对比
 黄石市富硒甜瓜
 广安市富硒甜瓜
 那曲市富硒红米
 开封市富硒产品
 富硒品牌为什么不好用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诚设经销商    |    联系我们     以质为本 科技创新

富硒锌米 富硒面粉 富硒核桃 富硒花生 富硒黑香米 富硒鸡蛋 富硒萝卜 富硒苹果 富硒大蒜

产品分类          更多>>
富硒大米  富硒大米
富硒小米  富硒小米
富硒面粉  富硒面粉
富硒面条  富硒面条
富硒黑芝麻  富硒黑芝麻
富硒五谷  富硒五谷
富硒黑麦仁  富硒黑麦仁
富硒黑米  富硒黑米
富硒黑小米  富硒黑小米
富硒黑珠  富硒黑珠
富硒黑香米  富硒黑香米
富硒韭菜  富硒韭菜
富硒葡萄  富硒葡萄
联系我们           更多>>
24小时值班电话:0536-4212670
        0536-4101777
        0536-4287227
24小时工作手机:15662562758 李经理
        18678028562 刘经理
        18653668101 刘经理
客服QQ: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本站网址:www.4007038888.com
富硒大米支持网上交易
外地进货,一律货到付款,支持支付宝
您现在的位置: 潍坊莒盛源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 >> 富硒锌米 >> 正文

幻想三国【原创】(重发)《逝怀》怎么就偏偏为你写了这本书呢……_言情小说吧_贴吧

照例,一楼给度娘

因为之前的一个贴废了(被吞贴吞的好惨啊……),所以这次重新发帖~

希望亲多多支持哦~

O(∩_∩)O~

本书在红袖添香也有连载,希望喜欢的亲能多多支持~O(∩_∩)O~

因为怕被吞贴,所以就不发网址了~

因学业紧张,本书不定时更新~望亲理解~O(∩_∩)O~

现在开始发文~

简介

“哇……”

“乖,宝宝乖,不哭了哦,不哭了……”

“哇……”

无论大人们怎么哄,年轻少妇怀中那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却总是哭个不停。

“乖,宝宝。宝宝快看,快看,哥哥在那边哦。”

年轻少妇通过人群中的缝隙,看到了正在把玩折扇的他。

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看到他之后,竟是停止了哭泣,还“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手就要他抱。

而他,回眸,合扇,怔了一会儿后,鬼使神差般地将她抱入怀中……

那年,她一岁,他八岁。

“哥哥,哥哥……”

“嗯?柔儿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坐在沙发上的他,放下手中的杂志,抱住她,放到自己的腿上,宠溺地看着她泰国香米

“嗯!他们说哥哥长大了要娶妻子的,那样柔儿就没有人管了!”

“柔儿啊……”他欲言又止——自己的确是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的,可是,这该怎么和她说呢?她还那么小……

“哥哥,哥哥,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柔儿,你听哥哥说哦……”

“哥哥,哥哥!柔儿只要哥哥……”她努力地把自己藏到他的怀中,泪水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掉——那是怎样一种害怕失去的恐惧啊……

他只能轻叹一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是暗自许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可现在却不得不食言了……

那年,她七岁,他十四岁。

“你为什么要改名字?”他恶狠狠地盯着她,双手紧紧抓住她瘦弱的肩膀。

“呃。”她虽然紧咬着嘴唇,但还是疼得不由地叫出声来,但又马上抬起头,用坚定的目光迎上他那双清澈而又冷酷的眸子,“有什么问题吗?这好像是我的权利吧?”

“哼,权利?我说了不许就是不许!你,永远是我的!”

“也许以前是。”她用力想方正富硒大米价格挣脱他的魔爪,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绝对不是!”

“是因为他吗?!”他没有想到,以前那个温柔的妹妹今天竟会如此倔强!

“他?你觉得呢?”

答案不言而喻。

顿时,一股无名的怨恨冲上了他的心头——我一定会把你重新夺回来的!

“也罢,也罢……那么,高考的时候,你考到我所在的城市吧。”

“不!绝不!”

那年,她十五岁,他二十二岁。

第一章

他是被父母硬拖着去爷爷家的。

不就是给一个小屁孩儿过生日嘛,这么炎热的天气,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吗?坐在黑色Cadillac内的他,一脸的不悦与不屑。

“凌澈?还是不高兴吗?”坐在一旁的母亲看出了他的心思,温柔地问道。

“是的,妈妈。”他好像……还说得很理直气壮嘛。

“司徒凌澈,你听好了!到了爷爷家不许摆出一副不悦的样子,懂了吗?”坐在另一边的父亲怒声斥责道。

“爸爸,为什么?”司徒凌澈抬起头看着父亲,满脸的不解,“只是富硒茶一次生日而已,还是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孩子,为什么要这么隆重?”

“这是你爷爷的意思。没有办法违背,也不可以违背。”父亲沉声回答。

“只因为她是个女孩儿吗?”司徒凌澈仍旧不依不饶地问着。

父亲长叹一口气:“是啊……”

“爸爸,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为什么爷爷这么喜欢女孩儿呢?爷爷从来也没有给我,或者别的……”司徒凌澈不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父亲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他自然是很识相地闭嘴了。

“凌澈,这种话在这里说说就算了,千万不能让别人听见呢,懂了吗?”还是妈妈轻声提醒了司徒凌澈。

“哦。”司徒凌澈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继续把玩手中的折扇——他从小就喜欢中国古典的东西,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对此也颇有研究。

黑色的Cadillac停在了繁华地段的一幢高档别墅前。

司机驾轻就熟地去停车。门口的佣人恭敬有礼地开了门,别墅内精致到极点小米手机的装修让人不由得闪了眼睛。

司徒凌澈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只是跟着父母走进别墅——当然,他没有忘了父亲说过的——不许摆出一副不悦的样子。其实司徒凌澈就算高兴,脸上也是没有笑容的——从小的豪门生活,让他学会了在外人面前掩藏一切情绪,只有在父母面前才会返璞归真,表现出一个小孩子应有的喜怒哀乐。

就是这样的一个司徒凌澈——年少,却不是无知;不羁,却不是放荡;冷酷,却不是无情。

走进客厅,却发现所有亲戚早已悉数到齐。一个鹤发童颜的花甲老人被人们簇拥着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花白却清爽的头发,简朴干净的唐装,略微瘦削却又一点都不伛偻的身躯,一切的一切都诉说着这位老人——司徒耀传奇的一生——只是身边的一根龙头拐杖,证明了老人的青春年华已不再复有。

在司徒耀身边,还坐着一位年轻少妇,少妇怀中,还抱秋然富硒香米着一个孩子——显然就是这次的主角了。粉雕玉琢,一双清澈若秋水的眸子,如樱桃般红嫩的小嘴,细腻得无可挑剔的皮肤,都证明了这个孩子优越的家庭坏境。

司徒凌澈的父母走向了人群,司徒凌澈则随意地看着客厅中摆放着的那些具有古典风味的装饰物——他向来是不喜欢挤到闹哄哄的人群中去的。

“洛泽,你终于来了啊。有点晚了,大家都等着你们呢。”司徒耀的语气平静如水,却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之气。

“对不起,父亲。出门时出了点事。”司徒洛泽当然不会说是司徒凌澈死活不肯来的事情了。

“嗯。一路上还顺利吧。”司徒耀并没有深究是什么事情,只是用长辈的身份在关心小辈。

“谢谢父亲关心,一路上都很好。”

“嗯。那就好。”司徒耀依旧衣不带风,平静如初,“凌澈呢?”

“哦,他说有点累了,先去歇着了。”司徒洛泽替儿子打着圆场。

“这孩子,怎么连这点礼貌富硒破壁灵芝孢子粉都没有。洛泽,你们夫妻俩是怎么教他的?”司徒耀的语气中夹杂着一点愠怒,显然是对司徒凌澈的行为有些不满。

坐在一旁的年轻少妇也是一个聪明之人:“父亲,小孩子嘛,一大早就从S市赶到N市,肯定会累的,就让他去休息一下好了。”

“婉菱,你就是太善良了……”司徒耀用满含深意的眼神看着秋婉菱,仿佛在说——洛凡娶了你真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啊……

“哎呦,二哥二嫂一路赶过来,也肯定累了,也好好休息一下吧。”秋婉菱赶紧招呼着二哥司徒洛泽和二嫂苏若雅坐下,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司徒洛泽见父亲没有发话,就坐下了。倒是苏若雅身为人媳,必须要比儿子更加讨人喜欢才行。

苏若雅慢慢走到秋婉菱身边,轻抚着小孩:“哎呀,这么漂亮的小孩子啊!”随后就问道:“叫什么名字呀?”

“哦,父亲已经取好了,就叫‘司徒黛柔’。”秋婉菱用母亲特有的温柔慈爱的眼神看富硒鸡蛋着怀中的孩子,回答着。

“司徒黛柔?司徒黛柔!真是个好名字啊!”

“是啊,真是个好名字啊!”

“不愧是老爷子!”

“老爷子真是对黛柔宠爱有加啊!”

……

苏若雅这么一说,众人都随声附和起来——毕竟老爷子才是家中做主的那一位,讨好了老爷子,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倒是“心远地自偏”的司徒凌澈,虽然没有参与话题,但是却听了个一清二楚,心里默默叹道:假,真够假的!

再说一下,这里发的有些可能和红袖里的不太一样,因为这里发的有些经过了修改,但是总体上是一样的~O(∩_∩)O~

第二章

在众人此起彼伏的讨好声中,原本安安静静地躺在秋婉菱怀中的司徒黛柔,不知道是怎么了,竟是毫无缘由地哇哇大哭起来。

“哇……”

众人一下子都闭上了嘴巴,发不出一点声响来——司徒黛柔可是老爷子眼中的宝贝呢!要是老爷子突然怪罪到自己头上,那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啊!

司徒耀的言情小说两道剑眉微微蹙起,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点厌恶,反而有一种微微的焦急。

秋婉菱也没有想到司徒黛柔会突然哭了起来,也有点手足无措,不过还是用一个母亲的本能,轻声安慰道:“乖,宝宝乖,不哭了哦,不哭了。”

秋婉菱是用“宝宝”来称呼的——她的心竟是乱得连孩子的名字都顾不上叫了!

“哇……”司徒黛柔似乎是很不给面子,对秋婉菱的轻声细语置若罔闻。

“乖,宝宝。宝宝快看,快看,哥哥在那边哦。”

秋婉菱通过人群中的缝隙,看到了正在把玩折扇的司徒凌澈。

众人的目光霎时都集中在司徒凌澈身上,他们倒要看看,司徒凌澈有多大的本事,能够哄好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滴滴的公主。

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司徒黛柔在看到司徒凌澈之后,竟是停止了哭泣,还“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手就要他抱。

不止是众人和秋婉菱,就连司徒耀——这个历尽天下富硒石磨面粉奇事的老人都不禁感到奇怪,随后又不得不感叹一声——毕竟是兄妹呢……

可是,如果这注定了不是单纯的兄妹情呢?

奈何桥边,她本可以饮下孟婆汤,忘记一生挚爱,忘记一生最恨,忘记一生牵挂……

可是为了来生再次遇见他,她纵身跳入忘川河,等待了上千个春夏秋冬,才可重新投胎做人……

千年之中,她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他从桥上走过,但是语言却不能相通,她看得见他,他却看不见她……

千年之中,她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他将孟婆汤一饮而尽,心里盼他不要喝下,却又怕他受不了忘川河中,千年水淹火炙的万般煎熬之苦……

千年之中,她一次又一次地想过要就此灰飞烟灭,可是他那熟悉的容颜却无数次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千年之后,心念不灭,她终于可以重入人间,相遇前生最爱之人……

可惜,千年的时光轮回,她早已心力交瘁——对他,只剩下了残存的一来来 黑富硒 花生些记忆碎片……

那么现在,是不是上天的存心作弄呢?

(好吧,奈何桥这一段是借鉴网上,又结合自己的语言的,小女子实在是对这种事情了解得不是很清楚呢……)

司徒凌澈正背对着众人,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回眸,合扇,怔住了……

秋婉菱心里已然明了,就慢慢起身,抱着司徒黛柔,走到了司徒凌澈面前。

看着司徒黛柔,又看看秋婉菱,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司徒凌澈,竟是鬼使神差般地将司徒黛柔抱入怀中。而司徒黛柔则睁着还挂着泪花的双眸,好奇地看着司徒凌澈,随后又惬意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司徒凌澈温暖的怀抱……

司徒凌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抱着司徒黛柔。

看到全过程的司徒耀,也舒展开了眉头,原本冷峻的面色也恢复了祥和:“哈哈,看来黛柔和凌澈还是很投缘的啊。那就好好珍惜这一段兄珲春富硒苹果妹之情吧!”

刚刚还愣在一边瞠目结舌的众人仿佛又充满了活力,又开始使出浑身解数的奉承讨好了。不过看来经过刚才的事件,司徒耀的心情好得很,对于众人的奉承之词,都是微微点头,浅浅一笑了之。

看着女儿这么喜欢司徒凌澈,秋婉菱也是挺高兴的,轻柔地对司徒凌澈说:“凌澈啊,看来以后要辛苦你一点,多照顾一下黛柔了。”

司徒凌澈对秋婉菱这个阿姨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秋婉菱总是很素雅,打扮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从来不像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一样浓抹重彩,画得像一个老妖怪似的;反而画着淡妆,有时甚至是不化妆的,就连素颜都是那么美。而且总是很温柔,从不大声说话,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是那么优雅有礼。

“三姨您太客气了,照顾妹妹本来就是做哥哥的责任,更何况柔儿这么乖,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柔儿?”秋婉菱轻轻W700手机软件呢喃了一句——就连自己都没有这么叫呢……

其实连司徒凌澈都没有意识到,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妹妹“柔儿”,只是脱口而出,心意所使罢了。

好在司徒凌澈没有听到秋婉菱的疑惑。

第三章

此时,一个仆人匆匆走到司徒耀身边,俯下身,低声耳语了几句,只见司徒耀的脸色越来越好,最后竟是开怀大笑。

“哈哈哈,洛凡真是太能干了!竟是拿下了这单生意啊!现在我们司徒家在商界的地位岂是区区一个欧阳家能够媲美的?哈哈哈……”

看着司徒耀的样子,众人心中自是明白了七八分,司徒洛泽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也不禁大吃一惊——这单生意的客户是一个极其古怪的大人物,在此之前,商界巨头之一的欧阳家就是因为忍受不了对方极其苛刻的要求而宁可放弃这单生意,抛给了司徒家。这次司徒洛泽竟是能拿下这单生意,看来富硒大米价格这么多年司徒耀没有白白培养他呢!

在S市的欧阳大厦中。

“废物!一群没用的东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将刚刚收到的情报狠命地砸到地上,吓得秘书小姐急急忙忙地退到一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父亲……”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急匆匆地走进总裁办公室。秘书小姐看见了,脸上不由地露出了看见希望的笑容。中年人一给秘书小姐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秘书小姐就迫不及待地小跑着出了总裁办公室。

“父亲,何事如此大动肝火?”中年人问道。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晨坤啊,我刚刚收到消息,司徒洛凡,竟是拿下了这笔订单啊!”

什么?司徒洛凡,竟是……!欧阳晨坤心里一紧,隐隐地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唉,看来这司徒洛凡的能力,真是不能小觑啊!”这位古稀老人欧阳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与司徒耀斗了一辈子,这回竟是栽在了司徒洛凡一个小辈的手中富硒香小米。不过,有句话欧阳宇倒是没有明说——晨坤,要是能有司徒洛凡那样的能力,那就好了……

在N 市的司徒别墅中。

“老爷,三少爷回来了!”另一个仆人小跑着进了客厅,报告着这一“喜讯”。

司徒耀慢慢起身,拄着龙头拐杖,迈开步子,竟是要去亲自迎接司徒洛凡!

司徒洛凡迈着矫健的步伐,一身黑色西装,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正好迎上司徒耀。

“父亲,您这是干什么呀,赶快回去歇着吧。”司徒洛凡也没有想到司徒耀竟会这么看得起自己,心中也不免又惊又喜。

“洛凡啊,你可是为司徒家立了一项大功啊!”司徒耀由衷地赞赏道。

司徒洛凡平了平心境,回答道:“身为司徒家的一份子,这是应该的。”

“好,好啊!……”司徒耀激动地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父亲,过去歇着吧。”说着,司徒洛凡就搀扶着司徒耀,又回到客厅,坐了下来。

正抱着司徒黛柔的司徒凌澈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没有看见三富硒酵母叔——原来是谈生意去了。自己女儿的生日还要出去谈生意,真是个工作狂!

秋婉菱看见司徒洛凡回来了,也是满脸娇笑地迎上去:“洛凡,你回来了,辛苦了。”

“不辛苦。”司徒洛凡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娇妻,满眼深情,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婉菱,

黛柔呢?”

“哦,凌澈抱着呢。”

司徒洛凡朝着秋婉菱看着的地方望去,发现自己的女儿正安安静静,服服帖帖地睡在司徒凌澈的怀中,真不知道是悲还是喜——司徒黛柔睡在自己怀中都没有这么惬意呢!不过司徒洛凡还是微笑着走到司徒凌澈身边,说:“看来黛柔和凌澈还是很合得来的呀!哈哈。”

“呵呵,可能是因为是兄妹吧。”司徒凌澈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

“凌澈抱得也挺累的了,不如把黛柔给我抱吧。”司徒洛凡想抱司徒黛柔了——毕竟工作那么长时间,也挺想女儿的了。

“嗯,好啊。”司徒凌澈抱了那么久,也不敢轻易乱动,早就想找阿里云OS系统个机会把司徒黛柔交出去了,现在司徒洛凡这么说,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没想到,司徒黛柔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一双小手竟是紧紧拉住司徒凌澈的衣服不肯放了,嘴里还“依依呀呀”地叫着。

看着司徒洛凡一脸尴尬,秋婉菱赶紧迎上去:“张嫂,孩子饿了,你快把她带去吃点东西吧。”

说完,一个仆人模样的三十多岁的妇女赶紧小跑着上来,从司徒凌澈的怀中抱过了司徒黛柔。

看着司徒黛柔又要迸出泪花的双眼,秋婉菱心中万般的不忍,可还是轻声说道:“黛柔乖哦,先去吃点东西,吃完了再和哥哥玩,好不好?”

司徒黛柔似乎听懂了秋婉菱讲的话,乖乖地任由张嫂抱着,吃饭去了。

司徒耀看着这一场闹剧的发生,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只能对众人说:“好了,那我们也可以开饭了。请各位移驾到后花园吧。”

说完,司徒耀先起身,由鸡蛋认证司徒洛凡搀扶着,到了后花园,众人跟随其后。

在美丽的后花园中,仆人们早就摆放好了一切——因为今天司徒耀心情特别好,所以一切都不拘小节,众人一到就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开始吃了。

司徒耀正和一些家中的长者闲聊着,不时大笑几声;一些年轻人在舞池中间跳舞,嬉笑玩耍;而那些小孩子就在花园中跑来跑去,仆人们就跟在他们后面,生怕有个什么闪失。

苏若雅悄悄地把司徒洛泽拉到一个角落,佯装着在挑选着食物。

“洛泽,你有没有发现,黛柔好像特别喜欢凌澈?”

“早就发现了……”

“可这是……为什么呢?他们是第一次见面诶!满月酒,凌澈没有来,平时也不来往,怎么会这么投缘?”苏若雅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担忧。

“可能是因为是兄妹的原因吧。”司徒洛泽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原因来解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可是……”苏若雅还是不放心。

“别疑神疑地图鬼的了,要是还不放心待会儿我们早点回去就是了。”司徒洛泽现在心里也烦得很——倒不是因为司徒黛柔和司徒凌澈的事情,而是司徒洛凡竟然拿下了这笔生意!他竟然办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嗯,这也是个好办法。就这么定了啊!”苏若雅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一般,生怕它会消失。

第四章

“哟,真巧,怎么在这儿碰到了二哥二嫂啊!”一阵如银铃般的声音传过来,司徒洛泽和苏若雅马上抬起头来看是谁,原来是四妹司徒洛静和五妹司徒洛薇正手挽手,说笑着走过来。

“洛静,洛薇,最来还好吧?”苏若雅身为嫂子,自然要更加关心夫家人。

“托二哥二嫂的福,好着呢!”司徒洛薇笑着回答道。

司徒洛静和司徒洛薇从小就非常要好,走到哪儿都是两个人一起,形影不离。所以每次看到一个,另一个就不用找了,肯定在旁边呢!最要命的是,她们两个富硒面粉选择的职业竟然也是一样的,都是律师!

“哟,我的两个大律师,很久没有见到你们了。让二哥看看,嗯,又漂亮了不少呢!”司徒洛泽说笑道。身为哥哥,他也是非常疼爱这两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的。

“哎呀,二哥说的话听着就是顺耳呢!哈哈!”司徒洛静听见司徒洛泽夸自己漂亮,看来很高兴呢。她顿了顿,又接着说:“二哥,凌澈呢?”

“哦,凌澈啊,刚才就不知跑哪里去了。算了,随他去吧。”

“是这样啊,很久没见了,也怪想他的呢!”不光是司徒洛静,司徒洛薇也是一样,都很喜欢这个小侄子。

苏若雅赶紧说道:“凌澈在家里也经常提起你们呢。你们这两个姑姑啊,就是太宠他了!呵呵。”

“小孩子啊,就是该宠着的呀!现在又多添了一个黛柔呢!小孩子很可爱很纯真的!”看样子司徒洛静和司徒洛薇真的很喜欢小孩子。

这时,司徒洛薇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二哥二嫂,你们有看见大姐吗?”

哈尔滨富硒大米徒洛泽现在才想起来,自从到达这里之后就没有看见过大姐司徒洛兰,就说到:“没有啊。是不是……大姐没有来?嗯?按照道理不应该啊。如果应到的宾客没有到,仆人会提醒的。”

“那应该是在哪里休息吧。我们家这么大,要特意去找一个人那可不好找啊!呵呵。”司徒洛薇猜测着,“那就待会儿再说吧。二哥二嫂,这么长的日子没见,这回我们可要好好聊聊呢!”

就在这四个人站在花园的一角聊着家长里短的时候,在别墅的书房中,也有四个人正在商讨着什么——那四人正是司徒耀,司徒洛兰,司徒洛凡和秋婉菱。

“父亲,我刚刚收到消息,最近我们在国外的市场有些波动。某些势力正在蠢蠢欲动着。”司徒洛兰平淡地报告着,好像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在波澜不惊的表面下,司徒洛兰心中却也是有些隐隐的担心。

“那么,你们认为应该怎么办呢?洛兰?洛富硒食品制作方法凡?婉菱?”司徒耀慢条斯理地问着。

三人沉思一会儿,司徒洛兰先开口:“父亲,我觉得您和洛凡应该亲自去一趟,平定局势。”

司徒耀继而转向司徒洛凡,问道:“洛凡,你觉得呢?”

“父亲,我的意思也是这样,但是最好……最好婉菱能和我一起去,毕竟国外的事情,婉菱也是有所了解的,能够帮我的忙。”

“那么,婉菱你的意思呢?”

“父亲……我……我不是不想去,我也想为司徒家贡献一点力量,但是,黛柔还那么小……”说着,秋婉菱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司徒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是啊,我也知道这样很残忍。但是你要知道,身在豪门,就是这样的……为了保住家族的事业,必须牺牲小我,才能成就大我!至于黛柔那里,我想,就先让洛兰代为照顾吧!”

看着司徒耀殷切的目光,秋婉菱叹了一口气:“好吧。”秋婉菱是多想把女儿带在身边啊!只不过国外局势动荡,就连他们这次去都是危险重重,要是把这珲春富硒苹果么小的小孩子带在身边,一定会有诸多不便……

这次的生日宴会,很快也就结束了。只是司徒凌澈走之前,司徒黛柔虽然被仆人照顾着睡午觉,但她一直很不安。直到司徒凌澈坐上轿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时,司徒黛柔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竟是再次哇哇大哭起来!最后,还是秋婉菱安慰了好长时间,司徒黛柔不知道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哭累了,才挂着眼角的泪水,慢慢地熟睡过去。

第二天,年幼的司徒黛柔的生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哥哥司徒凌澈消失了。

爷爷司徒耀和爸爸司徒洛凡,妈妈秋婉菱坐上飞机,也离开了她的身边。

司徒黛柔一下子失去了好多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是,她还小,对这一切都不知道罢了。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司徒耀三人一走,就走了将近三年。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国外的局势平定下来了,不过司徒黛柔也已经小米手机官网四岁了——只是,她对于爷爷和爸爸妈妈的认识只停留在照片上和小时候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而已。司徒黛柔对于自己最亲的人,竟还不如对于姑姑司徒洛兰的熟悉!以至于当司徒黛柔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和爸爸妈妈时,竟然一个劲儿地往司徒洛兰身后躲!

好在,经过几个星期的熟悉,毕竟是有血缘关系在的,所以,司徒黛柔最后还是认回了爷爷和爸爸妈妈。

第五章

不知不觉中,三年的时光又匆匆流过,司徒黛柔也已经七岁了,马上就该上小学一年级了。

这天,司徒洛兰突然拜访司徒洛凡一家。司徒黛柔看见照顾了自己三年的姑姑,自然是很高兴,抓着司徒洛兰的衣角就是“姑姑”“姑姑”地叫个不停——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住得也不远,但是见面的机会却很少,这次司徒洛兰亲自上门,是司徒黛柔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司徒洛兰见到小侄女红富士苹果的市场价自然也是开心得不得了。但是不久后,司徒洛兰便借口有要事商谈,就和司徒洛凡和秋婉菱到了书房,把司徒黛柔交给了张嫂。

书房中。

“大姐,你这次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司徒洛凡少有的干脆利落——对于自己人,他说话一向是不会拐弯抹角的。

司徒洛兰看了看秋婉菱,随后说道:“洛凡,既然你这么直接,那我也就直说了。是这样的,一年前我们将国外的局势平定了下来,现在我们在海外的市场远比在国内的市场要大得多,也危险得多。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长期定居在国外,主持大局。至于在国内的司徒集团,我会协助洛泽管理得妥妥当当的,你们不用担心。还有黛柔……你们知道的,我是这里最好的重点高中的校长,我会安排她接受最好的教育的。”

司徒洛兰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安排,不禁让司徒洛凡和秋婉菱咋舌。

看着满脸惊异的司徒洛A380首飞凡和秋婉菱,司徒洛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这对于你们来说太……所以我今天就是来和你们商量的。你们要是实在不愿意,那我就去找洛泽好了。但是洛泽的办事能力和威信,是远远不及你们的……看来……算了,那我再去找洛泽。打扰了。”

“等等!”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从书房外传来。司徒耀拄着龙头拐杖,一步一步,慢慢地,但却又是很精神地走进书房,坐到红木书桌前的真皮办公椅上,接着说:“刚才我听仆人说,洛兰来了。至于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洛凡,婉菱,希望你们……”

看着父亲一天一天地老去,司徒洛凡知道,司徒家的大业很快就要由自己和二哥司徒洛泽挑起来了。而二哥却又远不及自己,那么现在这件事,也只有由自己去做了。

而秋婉菱心中此时也是矛盾万分。自己刚和女儿团聚了三年的时间,却又要离开,而且是长期定居,再见面,又不知道幻想三国该到何时了……只是,司徒家的事情又是非常重要……而且司徒家的事业一直是由司徒洛泽和司徒洛凡负责的,几个女儿从不插手……

司徒洛凡咬了咬嘴唇,说道:“父亲,大姐,我决定了,我决定到国外去了。”他顿了顿,又对秋婉菱说:“婉菱,你呢?”司徒洛凡的语气瞬间由坚定变成了温柔,他知道,妻子心中现在也肯定非常不好受。

“嗯……我……好吧,我也去。那么黛柔,就麻烦大姐照顾了……”秋婉菱的声音越来越小,下嘴唇被她咬得几近苍白——她是在竭力控制,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啊!

“好。辛苦你们了。我会和你们一起去的。”司徒耀松了一口气。

司徒洛凡听到司徒耀也要去,急忙说道:“父亲,您的身体不太好,还是不要去了吧……有我和婉菱,可以的。”

“不不不。”司徒耀摆摆手,接着说,“有些事,有些人脉,毕竟还是我比较熟悉一些。这次去,我正好把一切都交付给你们。”说完,司徒耀又忍不住咳富硒花生芽菜嗽了起来。司徒洛兰赶紧叫仆人拿来药,给司徒耀服下。

“那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司徒洛兰还是比较关心实际。

“婉菱,你决定吧。这事,也不一定急于一时。”司徒耀深知司徒家亏欠秋婉菱的太多了,所以这次就让秋婉菱决定。

秋婉菱想了想,说:“再过三个月,黛柔就要上小学了。我想,就在九月份,她开学的时候我们走吧。这几个月,我还想好好陪陪她。”

“嗯。可以。”司徒耀点了点头。

只是可怜的司徒黛柔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拥有的天伦之乐,竟是要再次消失无踪……

七岁的司徒黛柔只知道,那天,妈妈的眼里有着泪光,却很温柔地问:“黛柔,你想去哪里玩?”

司徒黛柔眨巴眨巴眼,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妈妈,柔儿想去,想去哥哥家玩呢!柔儿好想哥哥!”

“哥哥?司徒凌澈?”秋婉菱轻声地自言自语道,“的确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呢。虽然平时也在电话联系,发发邮件什么的,但黑香米怎么做是……黛柔,还是喜欢和哥哥待在一起呢!那就,满足她的愿望吧!反正一个月之后,司徒凌澈也放暑假了。嗯,照道理推算起来,他也应该十四岁了呢……”

司徒黛柔没有发现周围气氛的微微变化,她只知道,自己在七月份和八月份可以在哥哥家里住上两个月,可以好好跟哥哥玩了。

这一个月对于司徒黛柔来说,的确是漫长的,甚至是遥遥无期的。而对于秋婉菱来说,却是如白驹过隙般的飞快……

七月份。司徒耀、司徒洛兰、司徒洛凡、秋婉菱和司徒黛柔按照事先说好的,一起到了司徒洛泽家里。司徒洛兰告诉了司徒洛泽他们的计划,并且在一起商讨过后先回N市,打点一切。

司徒洛泽的家里跟司徒耀家相比,的确差不到哪里去。偌大的别墅,成群的仆人,精致到极点的装修,都是非一般优越生活的体现。

但是,司徒黛柔似乎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她在意的,只是富硒花生芽苗菜司徒凌澈罢了。所以,在这两个月中,司徒黛柔一直跟在司徒凌澈屁股后面,当了个跟屁虫。而司徒凌澈呢,似乎也不愠不火的,任由司徒黛柔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用稚嫩的声音叫着“哥哥”。久而久之,司徒凌澈也渐渐开始喜欢了这个天真可爱,又喜欢自己的妹妹,所以,也就开始和司徒黛柔玩得起来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司徒凌澈开始觉得照顾司徒黛柔这个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一定能够要照顾得好,要让她得到最好的一切。所以,之后司徒凌澈对司徒黛柔,那简直就是溺爱中的溺爱——什么都让着她,宠着她,护着她。仆人做得不认真,行,没问题。但是如果司徒黛柔因为仆人的一个疏忽而滑倒在地上,那么,对不起,结算完工资,你可以走人了!

一天,司徒黛柔正在楼上和仆人们玩耍,因为昨天司徒凌澈刚刚陪司徒黛柔去过游乐场,所以今富硒面条天司徒黛柔就不去打扰司徒凌澈了——司徒黛柔从小就是那么懂事。

玩得起兴,一个仆人突然打趣地问道:“小小姐,你这么喜欢你哥哥吗?”

司徒黛柔继续玩着手中的洋娃娃,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是啊!柔儿最喜欢哥哥了!”

“你哥哥现在是可以照顾你,呵护你,但是,他以后也是要娶妻子的呀!有了妻子,那就不能再照顾你了!”

“嗯?娶妻子?就像爸爸娶了妈妈那样吗?”司徒黛柔停下手中的事情,抬起头来问道。

“对啊。妻子才是能够陪伴丈夫走过一生的人啊!”

妻子才是能够陪伴丈夫走过一生的人啊!

年幼的司徒黛柔或许还不知道这句话深层的意思,但是她知道,如果哥哥娶了妻子,那就不能陪自己玩了。司徒黛柔不要!不要这样的结果!

司徒黛柔扔下手中最心爱的洋娃娃,连鞋也顾不上穿,就飞快地冲下楼去寻找哥哥。哥哥是不会骗自己的,她要去问个清楚面粉厂家!

楼下,司徒凌澈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杂志。

“哥哥,哥哥……”

“嗯?不要跑这么快,会摔倒的!柔儿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坐在沙发上的司徒凌澈,放下手中的杂志,抱住司徒雪柔,放到自己的腿上,宠溺地看着她。

“嗯!他们说哥哥长大了要娶妻子的,那样柔儿就没有人管了!”

看着司徒黛柔即将流出晶莹液体的双眸,司徒凌澈竟是感受到了阵阵锥心之痛!

“柔儿啊……”司徒凌澈欲言又止——自己的确是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的,可是,这该怎么和她说呢?她还那么小……

“哥哥,哥哥,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司徒黛柔一定要问个明白。

司徒凌澈只能耐下心来跟司徒黛柔解释:“柔儿,你听哥哥说哦……”

“哥哥,哥哥!柔儿只要哥哥……”司徒黛柔努力地把自己藏到司徒凌澈的怀中,泪水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掉——那是怎样一种害怕失去的恐惧啊……

司徒凌澈只能轻叹一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小米手机图片起,竟是暗自许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可现在却不得不食言了……

自从那天过后,司徒黛柔似乎知道什么,虽然还是喜欢和哥哥在一起,但是却不像以前那么过分了。司徒凌澈的心里像是被人活生生地捥去了一块最重要的东西,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两个月的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司徒黛柔该走了,司徒耀三人也该离开了。

长大后的司徒黛柔都记得那个令自己撕心裂肺的场景,那个令自己肝肠寸断的一天……

那天,司徒洛兰专程从N市赶到S市,准备把司徒黛柔接走。可是,司徒黛柔却始终拉着司徒凌澈的衣角不肯放手——她是多么希望能永远留在哥哥身边啊!而且,回去之后,再也没有爷爷身上淡淡的墨香,再也没有爸爸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再也没有妈妈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司徒黛柔哭喊着,却还是被仆人强行带走,和富硒花生芽苗菜司徒洛兰坐上了轿车。车子已经开动,驶出了好远,司徒黛柔还是不停地抽泣着。司徒洛兰知道,这对于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但是,生在豪门,特别是身为司徒家的人,就必须忍受这一切——这也许就是,祸兮福之所倚吧。

而目送司徒黛柔离开的秋婉菱,在轿车再也找不到踪影之时,终于忍不住趴在司徒洛凡的怀中小声哭泣起来。而司徒洛凡也是强忍着泪水,轻声安慰着。

轿车中。

“黛柔乖,不要哭了,好不好?”司徒洛兰轻声说着。

司徒黛柔用哭红的,眼角还带着泪花的双眸看着司徒洛兰,问道:“姑姑,我还能再见到爷爷,爸爸妈妈和哥哥吗?”

“会的,当然会了。”司徒洛兰回答着,但是她的心里也是没底的——这次分别,真的不知道要何时再能相聚了。可她还是继续说道:“只要黛柔乖乖的,他们就一定会来的!”

“可是他们说,哥哥是要娶妻子的……”司徒金庸 去世黛柔用委屈的语调小声说。

司徒洛兰愣了愣,说:“是的,这倒是现实一定要面对的问题。”

司徒黛柔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不再说什么。只是手中那块刻有“凌澈”二字的竹雕挂件,被握得更紧了——这是那天去游乐园,司徒凌澈专门请人雕刻的。雕了两块,一块写着“凌澈”,一块写着“黛柔”。

哥哥,还是要娶妻子的呀!他的妻子,会像妈妈那样温柔美丽吧;他的妻子,会很爱很爱哥哥的吧;他的妻子,会带给哥哥更多的快乐吧……

没人知道,那天,在S市的某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一个少年,正握着一块竹雕挂饰暗自神伤。摊开手,“黛柔”二字赫然入目,醒目得让人心痛!

一晃八年。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浓黑的长发随意披于背后,一张讨人喜欢的娃娃脸——南方的冬天是湿冷,很难得能够下雪,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雪。十五岁的司徒黛柔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纷飞的白雪。那雪,宛青州富硒鸡蛋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无限缠绵。司徒黛柔伸出手去,一片雪,点水般落在掌心,瞬间变成了晶莹无暇的雪水……司徒黛柔不禁细细回想起了这八年的一切一切……

小学开学前不久的一天,司徒洛兰放下电话,就把司徒黛柔叫到书房,轻声说道:“黛柔,我刚和你爷爷以及爸爸妈妈通完电话,虽然他们已经同意了,但是我还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嗯?姑姑,是什么?”司徒黛柔眨了眨那双清澈的眸子,问道。

司徒洛兰继续说道:“黛柔,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的条件,是完全可以上得起贵族学校的。但是,我不想让你染上那些纨绔子弟的恶习,所以,我想把你安排到一所不是贵族但是教学质量和学习气氛极好的学校。那里全是真正热爱学习的学生,但是条件绝对没有贵族学校好。而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这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年仅七岁的司徒黛柔富硒灵芝宝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她只是相信爷爷和爸爸妈妈还有姑姑罢了。所以,司徒黛柔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愿意。”

事实证明,司徒洛兰的想法是正确的。在这些优质的学校中,司徒黛柔凭借着自己的聪慧还有后天的努力以及良好的学习气氛,连连跳级,十五岁,就上了高中三年级。现在,司徒黛柔就读于N市最好的,每一个学生完全需要凭借自己的能力考进去的一所高中——也就是司徒洛兰担任校长的这一所学校。在这所学校中,司徒黛柔靠着自己的努力,几乎年年位居年级第一;靠着自己富有亲和力的阳光笑容以及善良,耐心,平易近人的性格,担任了学生会主席一职。

小米科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潍坊莒盛源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版权所有 本站地图
    主营:富硒大米富硒小米富硒面粉富硒韭菜
    电话:0536-4212670 4101777 4287227 传真:0536-4212670 24小时手机:18678029022 15662562758 18653661757
    E-mail:262318@qq.com QQ:75903813 84762562 80711495 邮编:262100
    公司地址: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城东工业园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
    防弹板 玻璃钢吸收塔 马铃薯收获机 红薯收获机 次氯酸钠发生器 电暖气 臭氧发生器 金刚砂 金刚砂地坪 柴油叉车 电动攻丝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