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富硒香菇
 富硒猪肉的价格很高吗
 微山县富硒农产品
 喀什市富硒农产品
 淮北市富硒核桃
 鹤壁市富硒面粉
 家用富硒小麦好用吗
 富硒蔬菜用完后如何存放
 宁波市富硒大蒜
 富硒小麦的销售范围
 富硒香小米的生产企业
 富硒葡萄去哪买好
 富硒猪肉的国内外发展史
 山东省富硒产品
 清远市富硒农业
 随州市富硒香小米
 黑河市富硒大蒜
 供应高质量珍香富硒大米
 富硒稻选购方法有哪些
 富硒小麦最新行情
 甘孜州富硒鸡蛋
 蚌埠市富硒香米
 乐陵市富硒农业
 富硒花生哪里的最便宜
 购买富硒猪肉注意事项
 许昌市富硒品牌
 葫芦岛富硒大米
 富硒萝卜的制作方法视频
 哪有富硒玉米卖的
 富硒萝卜好安装吗
 富硒小麦互动百科
 崂山区富硒晶米
 和田地区富硒红米
 富硒水果加工机械
 廊坊市富硒晶小米
 高青县富硒鸡蛋
 苍山县富硒萝卜
 巴中市富硒农产品
 购买富硒黑香米的方式是什么
 常德市富硒苹果
 黑龙江富硒玉米
 鄂尔多斯市富硒西瓜
 长沙市富硒瓜果
 富硒鸡蛋价格【推荐】 更大力作,…
 富硒浓缩六味地黄丸【寻书】虐女…
 4399小游戏特价机票,成都机票,打…
 吞噬星空最新章节O.O帮做流光字(…
 A380首飞【讨论】爱容止的十个理…
 黑香米的做法【求资源】求一本言…
 鸡蛋认证【求书】男女主角结婚后…
 吉林富硒大米北京苹果采摘——顺…
 黑香米的功效与作用求小说,男主…
 小米科技【求书】好看的穿越小说…
 富硒香米【急问】扶摇皇后 这书到…
 4399在线小游戏【视频】 佛家的预…
 富硒红薯24小时在线为您预订最低…
 富硒【投票】 你觉得那种小说的形…
 富硒核桃【求书】拜托大家帮忙推…
 园康富硒大米价格【原创】重发,…
 阿里云OS系统【围观】一张恐怖的…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诚设经销商    |    联系我们     以质为本 科技创新

富硒锌米 富硒面粉 富硒核桃 富硒花生 富硒黑香米 富硒鸡蛋 富硒萝卜 富硒苹果 富硒大蒜

产品分类          更多>>
富硒大米  富硒大米
富硒小米  富硒小米
富硒面粉  富硒面粉
富硒面条  富硒面条
富硒黑芝麻  富硒黑芝麻
富硒五谷  富硒五谷
富硒黑麦仁  富硒黑麦仁
富硒黑米  富硒黑米
富硒黑小米  富硒黑小米
富硒黑珠  富硒黑珠
富硒黑香米  富硒黑香米
富硒韭菜  富硒韭菜
富硒葡萄  富硒葡萄
联系我们           更多>>
24小时值班电话:0536-4212670
        0536-4101777
        0536-4287227
24小时工作手机:15662562758 李经理
        18678028562 刘经理
        18653668101 刘经理
客服QQ: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本站网址:www.4007038888.com
富硒大米支持网上交易
外地进货,一律货到付款,支持支付宝
您现在的位置: 潍坊莒盛源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 >> 富硒锌米 >> 正文

园康富硒大米价格【原创】重发,新手写作,大侠们多多指教_穿越小说吧_贴吧

我便收住了正欲下树的脚,敛了鼻息,静静蹲在树上

英语专业毕业 却从来不喜欢英语的小说,不怎么喜欢四大名著是我太肤浅了吗? 哈哈

无聊时候聊以慰藉,没写多少,有模仿,求指教

第一章 (顺便说下,省略号全用~~~代替了,本人习惯)

听母后说,元延三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年四月辛未,有蓬星孛于东井,践五诸侯,出河戌北,行轩辕,太微,长八丈有余,甚是光华,后日六度有余,晨出东方

“蓬星?”我扭捏着从母后怀中挣脱,如小鹿般一蹦蹦出大殿,仰起头极力在如墨般的夜空中搜索:“什么样儿?朵儿没见过”

“傻孩子!”母后轻笑,随我出殿,一手倚在殿外的汉白玉栏杆上,一手附上我的脑袋,道,“昨儿个梁太傅给你忆哥哥讲《淮南子•兵略训》的时候母后不是陪你在殿外扎风筝么,怎么,没听到吗?”

“《淮南子•兵略训》~~~~”我眼珠溜溜这么一转,学着梁太傅摇头晃脑的样子在线英汉字典,道,“听见了,太傅说‘武王伐纣,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时有彗星,柄在东方,可以扫西人也’”

母后蹲下身来,替我抚了抚被夜风吹乱的头发,满眼尽是笑意:“这蓬星呀,就是彗星,又名‘星孛’‘长星’”

“‘星孛’‘长星’,我记住了!”

那年, 我,大周国世宗皇帝第三帝姬,年五岁,封号安欢

安欢,顾名思意,平安,欢乐,这大概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最大的祈盼了吧!

十岁前,我过的确实是平安欢乐,甚至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父皇向来待我极是腻宠,哪怕是那九龙玉玺,也曾被我当成闺阁玩具母后身子常年不济,太后也常年居住宫外皇家寺庙,所以宫中便也无人管我,什么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温良恭俭让跟我是半点沾不上边

“小朵儿啊小朵!”每当我上蹿下跳的时候,嬷嬷恭顺总挤着眉头,无奈的朝我叹气,“该懂事啦!”

我自然不懂什么叫懂事的,依旧我行我素,整日拉着一群年富硒大蒜哪里有卖纪相仿的小宫女小太监不是在在宫中寻一处宽阔之地蹴鞠,就是关起门来在我的念仪阁中斗鸡,簸钱

八岁那年,父皇一位得宠的淑仪向父皇媚言,说我行为放荡,有辱皇室门楣我知晓后,当即找人伺机将那位淑仪蒙头暴打一顿那位淑仪随即哭哭啼啼向父皇告状,终于惹得父皇将我禁闭两日,抄写《女诫》百遍,以示惩戒

罚归罚,父皇对我的宠爱却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见我竟能在两日禁闭后一口气将《女诫》流利的背诵出来大许赞赏后,便送了我几个身手不凡的宫人陪我蹴鞠,我的日子过得变更是舒坦了

“朵儿,你再给我示范一遍吧!”李匡忆手捧着球,一脸无奈的朝我道

“忆哥哥,你好笨啊!”我小声嘟囔

我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文墨功夫极好,但在这骑射武艺方面却是资质欠佳在我早已球不离足,足不离球的时候,他才能勉强用足颠球好正大富硒鸡蛋在大周重“文治”轻“武功”,民风推崇谦谦君子,因此,我这哥哥年纪轻轻便以其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和谈吐,成功的成为父皇众皇子中最拔尖的第一人

我这哥哥待我是极好的

记得我被父皇管禁闭期间,他料定以我那蹩脚的三脚猫功夫定是交不出那100篇《女诫》,便早早找了枪手替我因此,那100遍《女诫》没有一遍是出自我手的不过那一口流利的《女诫》到的的确确是在恭顺嬷嬷的威逼利诱下给逼出来的

我时常在想,虽然我不登大雅之堂,但母后有哥哥这样一位才貌俱佳,又深得父皇重视的孩儿,应该也算无憾了吧

“你想什么呢?”李匡忆用手肘撞了我下

“啊?什么?”我回神过来

“昨日东辽遣了使臣来,说是东辽的大王子要我朝游历”

“大王子?游历?”我顿时来了兴趣,“怎么他们的王子能出皇宫吗?”

“东辽民风开放,不似我朝,王子们只要允许,是可以外出游历阿里云OS系统的现在东辽的伊利王也曾在年轻的时候来过我大周呢,还娶了顺仪大长公主回去做了西帐阏氏呢!”

“啊?顺仪姑姑?”我大惊,“那~~~那什么王岂不是也算我们姑父了?”

“是伊利王!”李匡忆用手指重重弹了我额头一下,见我因吃痛而龇起了牙,便得意的笑笑,“所以那个大王子也算是我们的表哥了”

“表~~哥~~~” 我俯身躺在宫人们一早铺在地上的绸缎,李匡忆也随即跟着我躺下来

早听人说辽人身材魁梧,粗鄙健硕,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异族人也是我的表哥我歪头去看身边的李匡忆,初春的阳光勾勒着他脸部的线条,闪着柔和的光辉,极尽清秀圆润那一刻,我想,应该再也找不出比李匡忆更好看的人了吧

“看够了没啊?”他薄薄的嘴唇向上微微挑起

我一愣,将头一撇,眼角一翻,鼻子“嗤”了口气:“谁看你了,你丑死了,也就温琴姐姐喜欢你!”

每每这时,身后的李匡忆便黑香米低低的笑出声音来

这次也不例外

第二章

约莫一个月后的一天早晨,嫣儿伺候我洗漱时道:“听说那东辽的大王子昨日便已到建安城了,想必今日就会进宫面圣了”

我诧异道:“昨日就到了?为何无人向我提及?”说罢不等嫣儿回答,伸手用衣角往脸上胡乱一抹便向外冲去

勤政殿外彩旗飘扬,侍卫们个个肃穆严厉,尽显大周威仪宫中侍卫人人都识我,无人上前阻拦,个个只当没看见我我猫着腰沿着朱红色的殿门悄悄移到了正门,扒着门伸出半个脑袋向内探望

只见殿内黑压压一群墨青色臣服穿戴的大周臣子分立两旁,最上方那金灿灿龙椅上坐着的便是我父皇李世显

“东辽伊利王大王子携四王子拜见大周国陛下”东辽使臣浑厚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我隔着中间两行东辽使臣努力向前望去,在缝隙中隐隐约约看见最前面那人土黄色鸡蛋认证秀暗纹的衣角和镶嵌着各式美玉,不同于中原款式的黑色靴子,旁边还立着另一双较小的靴子,同样也镶嵌着美玉

“耶律托里安拜见陛下”声音不急不缓,不卑不亢,甚是好听舒服

“阿速达拜见陛下”另个一略显稚气,夹杂着明显的异域口音,却是隐隐透着些许刚硬之气

才刚听了这两句,就感觉身后就有人在拼命扯我:“公主,快走吧,皇上正在待客,是辽国王子哎,您可千万别再闯祸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顿感无趣,道:“本公主自有分寸”

说罢却也不管嫣儿,脑袋依旧越伸越进,小声嘟囔:“这东辽王子到底长什么样儿啊?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啊?”

脑袋才伸出去一会儿,只觉着一道辣辣的目光射来抬眼一瞧,徐公公正朝我皱了皱眉,嘴角往外努了努,示意我离开

我撅嘴看向父皇,只见父皇正和东辽王子谈话,一句话毕,便朝门外我这角落扫来虽然珠方正富硒大米价格帘挡着他的目光,但我还是很识趣的立刻将已经伸进了一半的小小身子伸了出来没成想身后嫣儿还依旧使劲向后拽着我的衣角,冷不防我收力,我,便如地里的萝卜般,被嫣儿一把向后拔去两人顿时仰面像后栽倒,摔成一团,我身上挂着的,手上带着的珠玉首饰霎时跟地面撞了个叮当乱响

我,大气都不敢出,顾不上赶紧提了裙摆,逃之夭夭~~~

一口气跑回自己屋,我顾不得喘气便指着嫣儿道:“你,快去跟忆哥哥报信,让他再给我弄一百篇《女诫》来,不,五十篇吧!”

我想了想这次事态的严重性,跟上次找人暴打淑仪两件事做了个比较,改口道:“还是100篇吧!”

忐忑的过了大半天,还装模作样的写了几个字,背了两首诗,父皇那边却没传来任何罚我的旨意

后来嫣儿来说父皇正忙着宴请那两位王子我便稍稍安下心来

待天些许黑下来了后,李匡忆来我阿里云OS系统这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便一五一十的跟他讲了大概他道:“这大半天下来倒也没瞧着父皇有什么不高兴的,想来不会罚你了,你且放宽心吧”

听他都这么说了,我便放下心来,不过临走时还不忘让他先给我准备着100篇《女诫》以防万一

他又用手弹了我的额,扯起嘴角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闯祸!”

我捂头皱眉,哇哇大叫:“你,你再敢这样,我就告诉温琴姐姐你上次睡觉尿床了!”

李匡忆一把瞪圆了眼跳了起来我就知道每次一提这尿床的事情他就好比一只被踩中了尾巴的猫,张牙舞爪,道:“我都说了,不是尿床,不是!”

“你骗人!”我不依不饶,“要不是尿床,那是什么?”

“是~~是~~”一向口齿伶俐的李匡忆居然结巴了起来,两颊居然也透起了红,渐渐泛到耳根,最后大叫道:“反正不是尿床!”

“你还骗人!我都告诉母后了,她也说是”

李匡忆咬着牙瞧着我,一副秀才遇上兵,有富硒花生有芽理说不清的样子最后,大概他自觉着说不过我,便又趁我不注意狠狠的弹了我下,恨恨的道:“你,就是一个小笨蛋!哼!小孩子!”

说罢,转身拂袖而去

我望着他故作潇洒的背影拼命揉着脑袋,咬牙道:“就是尿床!”

第三章

第二天天微亮,我就被隐隐约约传来的阵阵擂鼓声从美梦中拽醒,气的我隔着毯子大喊:“把那个擂鼓的给我绑了送到内侍监去!”

“公主,是勤政殿那边传来的鼓声呢!今儿咱们要跟东辽比赛狩猎呢!”嫣儿的声音隔着薄毯低低传来

“狩猎?”眼睛顿时一亮,掀了毯子道:“走了没?”

“才刚擂过两遍鼓,应该还没走吧”

睡意顿消,忙翻出老早前便藏着的小太监的服饰换上,束起长发,没等嫣儿开口阻拦便夺门而出,留下一屋子宫女在身后大叫:“快去通知三皇子殿下”

等我跑到勤政门,退伍在才刚行了一半,我赶紧夺了最后一个小太监手中捧着的东西秋然富硒大米他刚欲开口,我将眼睛一瞪,他便认出了我,识趣的乖乖退下我便跟在队伍最后,光明正大的出了宫来

行了好久,待太阳正大的时候才到了围场刚到,我就瞧见李匡忆身边的赵寄安正东张西望,想来定是在寻我我可不想被他抓去,便低着头悄悄的在一大群太监忙乱的掩映下掩去身形

我又想看狩猎,又怕离得太近让赵寄安发现,只得找了棵枝繁叶茂的梧桐,两脚一蹬,凭我多年来上蹿下跳的本事,轻轻松松便上了树,蹲在一处树杈上,扶着树干眺望起来

不多一会,号角声起,擂鼓声声,锦旗飞扬,马儿如潮般向外涌去,马蹄儿震得林中鸟儿四处乱撞 我趁机瞅准了一只刚飞落的白嘴儿黄腹翠鸟,摸出随身带的弹弓石子石子急急掠过,正中鸟腹,鸟儿直直落在地上扑腾

正欲下树去取,却见不远处一人踱马而来

只见一抹墨蓝随着铃儿撞富硒茶击的叮当声和马蹄儿声愈行愈近,停在那翠鸟旁那人下马来,略一俯身,他身后的发便如丝般拂泻下来,映衬这身后的满目新绿,在耀目的阳光下隐约泛着一抹栗红

“哎~~~~~那是我的!”我忙把他叫住

底下那人闻声抬头,便瞧见了蹲于树杈上的我,似是一愣,旋即朝我微微一笑,恰如他身后的阳光

树影幽篁间,我一愣

“它是你打落的吗?”

声音跟人一样,干净,舒服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

那人又是一笑:“你送与我如何?”

我还是点了点头

“如此,便多谢小兄弟了!”

他捧起那翠鸟,那鸟儿似是通了人性般停止了扑腾,只安静的蜷于他掌心

一人一马,便又如来时般踱出林子,只余偶尔飘来几声飘渺空荡的铃儿声

不晓得过了多久,我才反应过来

这人~~~可是骗子吗?

若不是,怎么哄得我安欢公主乖乖的将翠鸟给了他?

脑中如塞了云絮般模糊开来~~

罢了罢了,不去想去 骗富硒苹果.com了就骗了吧,不过是一只翠鸟,再打一只便是,我这样想着

待狩猎结束,我便下树来,拔了跟狗尾巴草叼在嘴中往不远处一条小溪行去沿着溪边追了只野兔,累的我气喘吁吁,却还是让它逃了正打算去找李匡忆,无奈人有三急我四处张望,寻了处较为隐蔽的灌木丛,蹲下

太监的衣带解起来还真费事,我刚解开,只听前方一声厉喝:“谁?”

还没回神过来,只见一抹灰色身影闪在我身前,直觉胸前衣襟一紧,人顿时被那力道掀翻在地

“哎吆喂!”我伏地面,痛的龇起了牙

什么情况?

人还未从那眩晕出恢复过来,只觉着右肩处被人重重一踹,痛的我“哇”一声大叫起来眼光漂浮间,一道亮晃晃的白光如电般向我袭来,电光火石间,我本能的用手肘死死的捂住了脸

那道白光却没有如我想的射来

半晌,我试着眯了眼移开了手,却见一抹泛着刺骨的白光正直富硒破壁灵芝孢子粉直抵着我鼻尖,定睛一看,却是一把冷冽的青光宝剑

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霎时呆了三分

“你鬼鬼祟祟蹲那儿做什么!”一道冷冷的声音袭来

我沿着宝剑向上望去,却见一张并不白皙却颇为俊健的脸庞,此时正一脸警惕的盯着我

“我,我是~~”我竟结巴了起来,说话也带了一丝呜咽,“我是~~解手”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面对着他,面对着那清冷的刀刃,眼角居然不争气的泛起了泪光,身体也不听使唤的微微战栗,平时的嚣张跟跋扈全都不见了,全然忘了我是堂堂的安欢公主

看来我还真是挺怕死的

“解手?”那人蹙眉,带着几分研判

我大气都不敢出,屏住呼吸,任凭眼角的泪光渐渐模糊了眼中的景象,却还是死死撑大了眼睛,不肯让眼泪溢出来

泪眼迷蒙间,对方一把揪住我胸口的衣襟将我拉向他我心下慌乱,“哇哇”大叫,两只手朝着他胸膛乱挥,乱锤,乱抓,乱金庸 去世无章法,死命挣扎那人却依旧是浑然未动,却丝毫未动

倏地,两腿顿感一凉,低头一瞧,只瞧见我两条白白嫩嫩的双腿暴露在外,一览无余我脑袋顿时“轰”的一热,原来我刚准备解手时还未来得及系上腰带,便被这人拎了出来

这一刻,那一个叫悔啊,悔不刚才手脚麻利点赶紧将那破衣带系系好更悔的是今早出门怎么没将李匡忆送我的那把匕首带上,即使杀不了他,刺他几下也好!

虽然我才十岁,还未及笄,从头到脚全然是一副小孩子模样,但小孩子归小孩子,我总还是一个女孩,被一个陌生人这样赤条条看光光,这叫一什么事儿啊

“早听说南人的奴才都是不男不女的阉狗,原来是真的,怪不得连解手都要蹲着!”

说罢,那人顺手将我一推,我踉跄而倒

我强忍着将这人千刀万剐的冲动,忙背转身提上裤子去将腰带系的牢牢的还打了个死结鬼吹灯确认它不会再掉下来之后,一把摸出弹弓,顺手捡起两粒石子,“嗖嗖”两声,两粒石子便朝那人后脑飞去

那人察觉了身后的异样,身形一晃,却还是慢了半拍,一粒石子擦着他栗色的头发飞过

“你!”那人转头怒瞪着我,粗粗的眉毛挤到了一起

我心没来由的一跳没等他有任何行动,我,拔腿就跑

打不过,就只能跑了,用李匡忆的话讲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呵呵挺好玩的

LL更文拉

_mo莫

看到淮南子零乱了、哪篇课文选自淮南子嘞

呃呃呃eeeee偶来瞎凑嘻嘻

第四章(剧情需要,以前的稍有修改 哈哈)

跑了有一会,我确定那人没追上来后慢下了脚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回想起他那一身异族打扮,可是辽人?想起我之前拉扯推打撞到的结实的胸膛,不禁揉了揉手腕

北蛮子?哼!你可别让我安欢公主撞见!定叫李匡忆把你揍扁

从小到大都没试过让人这么拎来小米手机什么时候上市撞去,还被那人踹了一脚我摸了摸右肩,哟!还真疼,肯定有淤青了看来今天这日子定是不利出门,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回去

这样想着,我便加紧了步子在围场找到了李匡忆,被他数落了一顿后早早的送回宫来我本想还看看她东辽王子的,结果被他轰了回来

回来后我支走了恭顺嬷嬷,让嫣儿悄悄拿了取了药来为我敷着已有些微微发肿的右肩

该死!怎么这么疼啊!

晚间去母后那边,前脚刚到,就听内侍在外唱到:“皇上驾到!”

自那东辽王子来后,已是有两天没见着父皇了,心下大喜,一把扭头往外蹦,如猴子爬树般跳起,挂在父皇身上,惹得父皇措手不及

“朵儿给父皇请安~~”

“呵!朕的小朵儿又重了!”父皇拍了拍我的屁股,如往常般托起我的胳膊,弯了眼角笑,那里盛满了腻宠

“近日可有调皮?”

“没有!”我不假思索的摇头

“哦?那昨日在勤政殿外又是何人呀富硒小米!”

“这~~~~”我眼睛咕噜噜一转,“除了那次,我这两日可听恭顺嬷嬷的话了,我背了诗,还写了字呢!”

我忙现起了宝

“哦?”父皇眯起了眼角,满眼笑意,“什么诗呀?”

“太白居士的《静夜思》和《望天门山》”

“如此说来,小朵儿是比以前懂事啦!”

“那当然!”我得意的尾巴翘的老高

母后上前,掖了帕子替父皇拭了拭鬓角的汗珠,婉婉道:“好了好了,安欢快下来,你父皇该累了!”

父皇却也只是笑笑,依旧抱着我进了厅内,边走边向母后道:“画像都呈上来了吗?”

“是,今早就都呈上来了”

说罢,侍女们便将一幅幅画像展开来

我好奇的扭头去看

咦? 芬怡姐姐?盈德姐姐?玉荣姐姐?还有许多其他的本家姐姐我数了数,共有十七位

这是做什么呀?我好奇的听起来父皇与母后的对话

父皇略扫了一眼道:“都在这儿了么?你怎么看?哪位合适些?”

母后一沉思,看向父皇,道:“不知这次皇上的意思是选龙女,还是小米手机什么时候上市仿太宗皇帝先例,选宗室之女封公主前去?”

“唔~~~~你且都说说看”父皇将我放下,上前细细看起了那些画像

“若是则择王爷之女,臣妾到是中意简亲王二女盈德,乃大夫人所出,出生高贵就不必说了,更喜的是才貌俱全,性情极好,是个不可多得的伶俐人儿,臣妾私以为与那大王子倒也般配”

“那若是择朕女儿去?你又以为哪位公主合适?”父皇思索片刻道

母后略显惊讶,道:“众位公主中到适嫁年岁的却只有两位,姝夫人的福邑公主和元修仪的恭宁公主”

父皇皱了皱眉:“这~~~~只有两位?”

“是,除去已出嫁的清乐,恭宁十六,福邑年十四.,再排下来,就是咱们安欢了~~~”母后摸着我的发髻,觑着父皇的脸色,小心翼翼道:“而且~~~~~元修仪并非出自名门,这样一来,只怕恭宁也非理想人选”

母后顿了顿又道:“福邑身份倒是尊贵,但只怕姝夫人念犊~~~~也是不乐意将福邑嫁去东辽,她小米手机母家又是太后的姐妹,母后素来也疼福邑的紧,恐怕~~~~”

终于听明白了这些画像是用来做什么的了,原来是为了和亲元修仪出身内仆局,身份卑微,恭宁虽同为公主,地位却远远不及我与福邑,身份自然不够尊贵 不过福邑嘛~~~嘿嘿,老和我抢父皇,巴不得你赶紧嫁去东辽,嫁给北蛮子

我瞧着母后一脸难色,故作一脸正经,学着梁太傅一板一眼道:“非也非也,朵儿觉着额娘说着不对,有道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姝母妃既然已经享了这么多年富贵尊荣,也就理应为父皇排忧何况当年顺仪姑姑还不是照样嫁去了东辽,太后娘娘如此贤明怎会阻拦福邑去呢?”

我滔滔不绝,不觉父皇与母后早已驻足回头望我

父皇满脸笑意,有些困惑:“‘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朕的小朵儿什么时候学起了成语?还明晓了国家大义,看来真是用功了!” 继而转头又向母后道:“明儿富硒朝堂上就议这事,你也先别操这个心了,待听听列为臣工的看法再行决定,何况还得听听那东辽王子的意思”

“两国联姻事关国体,怎么?若是咱们选出了公主不合耶律王子的心意,他还拒婚不成”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父皇见我伸向身旁一盆杜鹃花,便替我折了只开的最艳的插于发髻,细细的深深的看了会道,“儿女情事,总还是讲究个两情相愿的~~”

“父皇,好看吗?”我跑到铜镜面照了又照

母后上前婉婉依偎着父皇肩头,冲我招手:“安欢,快过来,让母后瞧瞧”

我见父皇有一丝晃神,撅了嘴道:“父皇啊~~儿臣问你话呢,好不好看呀?”

父皇眸子深深,抚上我双髻上的杜鹃,眼眸中似乎流荡着一丝我不懂的牟亮,道:“花中此物是西施,鞭蓉芍药皆嫫母”

虽是听不懂这句诗的意思,不过父皇素来爱杜鹃,我猜肯定是句好诗,忙又折了支插于母后发髻:“还是母后最好小米手机看,安欢第二好看!”

LZ写得很好啊……【亚历山大……】

顶顶撒!~~~~

难道要安欢和亲么???

看那个表情就知道了

第五章

当晚,我,李匡忆,还有父皇母后一家人在一起用了晚饭

期间,父皇应允了了李匡忆提议效仿东辽,去暹罗国游历的事宜我本吵嚷着也要去,却被李匡忆一口拒绝父皇母后自然也是不赞成我去的,说我年纪尚幼,且又不是男子,气得我没扒两口饭就扔了筷子跑了

暹罗国,暹罗国,那儿有我爱吃的那种外面红红的,里面白白的,酸酸甜甜的韶子,这次定让李匡忆给我多带一些回来

想着想着,没留意踱进了那个平时我并不来的竹园我不并非讨厌竹子,只是不喜欢成片的竹林,竹子多枝叶,枝枝叶叶杂乱不堪,阻挡视线,让人心中顿生无由的慌乱,尤其是在晚上,晚风一过,树影斑驳,瑟瑟作响,让我觉着阴冷难挡,不若梧桐粗壮笔直,一目了然

“公主,咱泰国香米走吧?”嫣儿知道我不喜竹子,忙道

“恩”我望了眼那片密密的墨竹点了点头

正欲出园来,一缕幽幽笛声自疏影中溢出,细细袅袅,弥漫于院内,荡着那月色花影,晕开那片令我不安的墨黑,将阴冷的竹林衬的悠远迷蒙,令人心开神悟,况若暂生

顿生好奇,思忖再三,还是准备入内一探

我从不知道竹林后是一苍老的石桥,潋滟的绿波倒映着回转的长廊黑瓦飞檐,沉郁的木窗,纠缠的青藤,显然一幅疏朗开阔的水墨长廊那头是参差的假山,郁郁葱葱伸出一角飞檐,斜斜的一枝桃红,从一曲笛音里漾出~~~~

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拾级而上,唯恐我的步履惊了笛声

一袭月白长袍自眼中愈发明晰~~~~

远山的眉,漆黑的眸,栗红的发,婉转的姿态,令人微醺的气息~~~好像有一根看不见扯不断的锦,将我的心缠裹绑严

那时,我的第一直觉便是,他,比李匡忆好看

“你是谁吞噬星空?”

我孩童稚气的声音断了笛音

那人回头,见着我,一抹恬和的笑影荡漾开来,正如那日在围场上一般温暖

“耶律托里安”

声音一如那日我在大殿上听到的一样中听

“耶律~~~托里安~~~~”我口中呢喃原来他便是那东辽大王子不过跟我想象的实在是差太多了原来以为辽人是如宫人们口中一般的人高马大,魁梧健硕但是眼前这人却是分明清润如玉,穿上我们大周的装束,竟比李匡忆还要风流洒脱上几分

我看他似乎没记得我,急急转到他跟前道:“是我!我!”

我看着他显示出一丝疑惑,便忙提醒道:“鸟,那翠鸟!是我给你那只鸟儿的!”

他似是想了起来,微微俯下身子,笑着抚上我的脑袋,我仔细一瞧,他的眸子跟我不一样,不是中原人的棕色好听的声音从他唇间溢出:“原来~~送我翠鸟的是一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啊~~~”

听惯了人叫我小公主,小祖宗,还是第富硒大米一次听人喊我小姑娘,我听着十分受用

“你吹的曲子什么名儿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刻意低了原本脆生生的声音,生怕打破了这静静的夜

“乌夜啼”

“乌~~~夜~~~啼~~”我脑中忙翻起这三字乌夜,这两字我是会写的,李匡忆和梁太傅都教过我只是这“啼”~~~~~ 我脑中转了半天,貌似学过,但实在是想不起来怎么写了,也不知道这“啼”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私以为“乌夜啼”这三字总归离不开乌夜这两字的意思吧

乌夜,乌黑黑的夜?

我抬头瞧了瞧黑夜,果然是乌黑黑的呀~~~~

“你~~~”我望着夜空半天,又在他那袭白衣上瞅了半天,终是开了口:“你能教我吹笛子吗?”

“很好听,你吹的很好听,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我忙补上几句好听的话,生怕他会拒绝

其实,除了这首《乌夜啼》,我根本没听过笛子独奏,我只听过李匡忆弹过琴

“好!”

没想到他却是应了

“可是~~~~我没笛子~~~~”

我眨着眼,巴巴的望了他片阿里云OS系统

他缓缓从袖中抽出什么东西,递于我道:“今日——就用这个吧~~~”

我小心的接过仔细瞧了瞧,原来是一支全身碧绿的竹笛,一端吊一束同色笛穗,在暗黄的烛火下显得分外古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陈旧

第二个孔上那层薄薄的膜引起了我的一贯好奇刚想抬手去戳戳看,前面那人却好似看透了我的心思,失笑道:“那膜是不能弄破的,破了就没有声音了”

我“哦”了声,抬眼去看他手中的笛子,通体髹黑,还隐隐显出些许暗纹雕花,嵌的是软金镶箔,末端还吊这一束上等冰丝笛穗,显得精美万分相比之前,我的笛子显得寒酸多了

“好了吗?”

我回神点头:“嗯”

那晚,月色很是朦胧美丽,淡淡泛着微黄,不似平日的冷白,甚至让我觉着暖暖的他的笛音如林间一束清风,夹杂着一抹我从未闻过的气息,穿林掠廊,抚花逐月~~~~

只是——

我不合时宜的笛音引的那缕清风霎然富硒面条即止

亭上,花枝乱颤,烛火抱头乱撞~~~~~~~

人呢~~~~~~~~吼一声啊 ~~没动力了

更新哇

都来晃晃啊~~~~~

第六章

一如往常般在薄薄的晨光中醒来,我推开窗来,窗外那几株樱花开得正盛,有几株颜色淡如桃花,有些却是艳若杜鹃,团团簇簇,挤挤攘攘,倾尽了春日的风情

这几株花什么时候开得这般热闹?

我心下大好,叫道:“来人,洗漱更衣”

五六个宫女鱼贯而入,嫣儿伺候我洗漱完毕,挑了点膏脂涂于我指尖,细细揉捏,道:“哟! 有些肿了”

我闻了闻那如薄荷般清清凉凉的膏脂,又捏了捏指尖,道:“有么?”

继而又问道:“东西准备好了么?”

“好了,奴婢去库房挑了四支,公主且瞧瞧吧”说着嫣儿将四个盒子一一打开置于圆桌上

我一一拿来认真的细细研磨

其实能入得我这念仪阁的东西必定件件是珍品,只是我今日定要挑出个精品中的精品

嫣儿见状,问道:“公主今晚真的还要去竹园面粉厂家吗?”

“当然,昨晚都说好了呢”

“只是~~~~”嫣儿面露难色,轻轻对我道:“耶律王子此番来我大周是游历学习的,想必~~~~~恐怕没多余时间教公主吹笛吧不若~~~不若奴婢替公主去律坊寻了老师傅来,也能教的了公主的”

“老师傅?有多老?”我嘀咕道:“本公主才不要不认识的人来教我!”

“那温琴群主呢?”嫣儿忙赔笑道,“奴婢听闻温琴郡主的笛音也是了得,她又自小跟公主玩一块儿,您看~~~~~~”

温琴,母后是说她才情了得,从小还和我玩得来,如果让她入宫教授,还能让她多见见李匡忆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由托里安教比较好

挑来挑去,我挑中了一只通体晶莹的玉笛,玉质温润,嵌着鎏金祥云花纹,更喜的是笛尾雕着四字——“灵玉飞音”①

“就你了——灵玉飞音”我挑眉一笑

人一旦有了祈盼,时间真是过得格外慢我拿起灵玉飞音吹了几个音,试着回忆起昨日托里安所教的,发现十富硒香小米之八九我已忘却了

让嫣儿赶紧找了律坊的吹笛能手,关在念仪阁中教了我老半天我可不想让托里安和李匡忆一样,认为我是一个小笨蛋

我瞧着那人一脸郁闷,但又不敢流露出不恭的神色,只得陪着笑脸教我这实在是无音律之赋的刁蛮小公主,想必自己实在是学的是很糟糕

唉!心下顿时懊恼不少

我一边扒着饭,一边等着日头愈见西斜,直至金色的霞光渲染了半天,与我窗前的樱花连成一抹金红相接的瑰丽待日沉月出,繁星渐起,我握了“灵玉飞音”冲去了竹园

一口气跑到了竹园,忙找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下休息

今日的风似是比昨日大多了,吹的我粉色的裙裾“簌簌”作响

我用脚踢了一块石子在亭子上东转转西转转,玩的不亦乐乎亭子似是已经多年没有修理了,圆柱一角青灰色的漆都已经裂了许多缝我用指甲一扣,便“扑扑”掉富硒花生芽下来许多,我顿时闲不住,便伸手去扣,边扣边向石桥那头张望,不知过了多久,好端端的柱子已经被我扣下了大半,但石桥的那头却还没出现那人的身影

我瞧着那掉了一大片的柱子,摇头道:“还真难看!”

星星渐亮,待我抬着头数到七十三颗的时候,一旁的嫣儿的声音响起:“公主,咱们都等这么久了,耶律王子肯定不会来了~~~~~”

该死,被她一句话,我都忘了数到了第几颗了,只得揉了揉眼睛重头数过

“公主都等了近两个时辰了,耶律王子定是忘了和公主之约,不然早就~~~”

“你闭嘴”我心头顿时一阵烦乱,厉声喝道

嫣儿显然没见过我如此这般疾言厉色,霎时愣了几分

我撅嘴望着石桥那头的竹林,多希望在那曲径通幽处会出现那修长的身影,手执长笛,对我郝然一笑

嫣儿觑着我的神色,道:“要不~~~~奴婢陪公主去耶律王子的住处瞧瞧?”

我无意识点了点头,旋绿田园富硒鸡蛋即立刻反应了回来,忙道:“不用了,就在这儿等!”

夜风渐大,直直刮的树木歪倒了一旁,亭边那支开的顶好的夹竹桃也被吹得落英缤纷不知过了多久,嫣儿还是忍不住了:“公主还是让奴婢去瞧瞧吧,耶律王子定是让什么事情绊住了脚,不然绝不会扔下公主独自一人的”

我盯着那如墨般的竹林,心渐渐沉到了底,良久,一字一句道:“谁都不准去,咱就在这儿等要是今儿他不来,我就烧了他住处!”说到最后,我早已眼圈红红,委屈不已

想起我一堂堂大周公主,居然在这破亭子中吹了大半夜的冷风,我就愤恨不已昨儿明明说好的,居然就这样爽约,明明没把我放心上我越想越委屈,越想眼睛便越红,连被风刮到嘴角的发丝都懒得去拨开

“公主!”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我脚边,“奴婢求您了!咱回去吧,看着天色,怕是要下大雨了呢!”

我抬头望了望天小米手机,星星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躲了去,一大片乌云挡的不留一丝月光,一阵接一阵的狂风吹着竹林发出“呜咽呜咽”的恐怖声音

我终是在嫣儿的劝说下,伏在她背上,驮回了念仪阁

一晚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惹得我屋外的樱树东摇西摆,映着我的窗格投射出如鬼魅般的凄森我素来怕闪电打雷,怕黑夜,所以我的床幔皆是质地厚重的青色布料

寝殿内白光一闪,一个响雷在殿宇上劈过

“嬷嬷,恭顺嬷嬷!”我捂着薄毯大叫

墨青色的床幔被人掀起,我捂着耳朵如鸵鸟般扎头往那人怀中扑去

恭顺嬷嬷熟悉的声音在上方想起:“公主莫怕,莫怕!老奴就在隔间呢!”

“嬷嬷你别走,你别走”我急急扯住她的衣角

“好!好! 老奴不走,不走啊!”恭顺嬷嬷拍着我的后背,如往常般哄我,“是雷公在捉坏人呢!小朵儿莫怕!莫怕!小朵儿是好孩子,莫怕~~~”

“莫怕~~~”

“小朵儿莫怕~~~”

“乖~~”

在一声又一UC浏览器下载声的哄拍中,我的眼皮渐渐重了下来朦胧中,我似是又听见了恭顺嬷嬷嘴中长哼的那首悠远绵长的调调

恭顺嬷嬷曾说这是她家乡东丹的民谣那时,我缠着她给我唱了好遍,还缠着要学嬷嬷却是失笑说这曲子是东丹男子唱给心爱女子的情歌,还说我是个女孩子,用不着学这个

我眨着眼睛,反问:“那你为什么学了?”

“那是因为~~~~嬷嬷年轻的时候曾听一个人唱过,唱的实在是太好听了”

“有多好听”我忙问道

“唔——他唱歌的时候,天上飞的鸟儿都会停在枝头听他唱歌呢!”嬷嬷笑着抚上我才过肩的发,露出难得一见的幸福表情

连鸟儿都听他唱?那他定是世界上唱的最好听的人,当时的我深信不疑

“那~~~~嬷嬷听过他唱过情歌,他是唱给你的吗?”我边搅了一缕发玩耍边道

“不是~~~~”

“那是唱给谁听的?”

“他呀~~~是唱给嬷嬷的小姐听的”

我咕噜噜忙转身,惊道:“母后?”因幻想三国为一直我知道,恭顺嬷嬷以前是伺候母后的母后是东丹的公主,是从一个叫东丹部族嫁来大周的所以母后和恭顺嬷嬷的肤色都比大周子民白皙,眉眼也略深邃些

“那~~~~那个人是父皇吗?是父皇唱给母后的吗?”我瞪大了眼,急急问道

嬷嬷静静不语我已经见惯了嬷嬷走神,并不急着催她,只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良久,她才晃神过来,我瞧见她眼中亮亮的,似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是你父皇唱给你母后,而是你父亲唱给你母亲听的呢!”

在她的双眸里,我瞧见了自己,和身后灿若锦霞的杜鹃花

“还不一样!”我起身,将雕了富贵牡丹图的竹塌踩得“嘎嘎”作响,撅了嘴道:“既然父皇以前这么喜欢母后,那现在怎么都在姝夫人和其他母妃那儿过夜,都不来看望母后呢?”

每每想起大殿中母后一个人孤寂寂的身影,我的心中就不由生出许多愤恨

“因为——人的心会富硒花生有芽变啊~~~”

“人心会变?”我反复呢喃这句话,最后鼻子“哼”了声,指着明晃晃的日头如发誓般狠狠道:“我安欢,将来定要寻一个不会变的驸马!”

多年后,回想起当时的孩子气性,那时的我,哪懂世上最难掌握的便是人心,尤其——是一个男人的心

即便是那个曾跪在我父皇面前,起誓说会好好照顾我的男人~~~~~

即便是那个与我在一张床上嬉笑打闹了十年的男人~~~~~~~~

即便是那个对我说永远都不会放开我的男人~~~~~~~~~

或许,他们都不曾变过——

原来不曾爱过我的,直到他死,都只是轻轻说了句,我喜欢你

而那两个一直爱着我的呢?爱或不爱,已由他们说了算~~~~~

① 原谅我吧,暂时想不出好听点的名字,剽窃下下!莫怪莫怪,大侠们若有好听的,一定留言推荐下哈!!!!

加油加油~~~

问下...LL是啥时更一次???

第七章

天微亮,地面尤湿是湿漉漉的随着我“砰”的一脚踢开庆祥门,正俯于地上水洼处喝水珲春孟岭富硒苹果的鸽子便“倐”的一声飞开,“扑腾扑腾”的落在了房檐顶,树杈处,“咕咕咕咕”的瞅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出来,你给我出来!”我气呼呼的站在雕富贵祥云的漆红门槛上大叫虽已隔了一夜,但我的怒气并未减少

门里闪出一人,作寻常东辽人装扮,一双凤目斜斜的扫了一眼我的架势,略一俯身,作了一个我们南朝的礼,语气甚为别扭,道:“不只这位小贵人有何事?”

听他称我为小贵人,定然是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并不去理睬他,抬腿就往园中行去,四下张望,“他呢?耶律托里安呢?”

那人见状忙上前我赔笑,竟还出手拦了我一栏:“还望这么小贵人留步!我家大王子天未亮便出的门去,尚未归来敢问小贵人有何事?塔格可为小贵人传信?”

“放肆!你这奴才怎敢拦我们公主的路!”身后的嫣儿喝道,带着一抹难得一见的厉色

那人听出了端倪,又朝我拜了一拜,语气甚为恭敬园康富硒大米价格:“原是大周公主殿下,塔格山野村人,礼数不周,有失远迎!”

难为他一辽人还文绉绉的说了一长串大周话,如梁太傅般聒噪我只不耐心听,只欲开口叫嚷,却闻屋内一人扬声道:“果然是大周威仪,连大周的奴才都如此骄横!”

我闻言不禁蹙眉,何人如此嚣张?

狐疑的望向门内,只见一人身影推门踏步出来

啊?待看清来人,我的眉毛霎时扭成了一团

怎么居然是这个野人?

虽然来人换下了那日在围场的一身灰不溜秋的行头,但我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用剑指着我,有着蜜色肌肤的北蛮子

我二话不说,朝身后的近侍一喝:“把他抓起来!”

一领头侍卫上前向我拱手压低了声音,为难道:“公主,那是东辽的四王子···”

“哼!这野猴子要是四王子,我便是如来佛!抓起来!”

然而身后的侍卫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为难,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气急,大声叫嚷:“快动手啊!谁鸡蛋认证要是不动我就让父皇摘了谁脑袋!”

此话一出,果然灵验

那位自称叫塔格的东辽人忙上前给我作揖,急急道:“公主这般为何?”嫣儿也多有不解,也尽力劝我

我不去理他们,只得意的瞧着那群侍卫们纷纷扑向那人

哼! 等下要你好看!定将你裤子扒了,让宫人们好好瞧上一瞧!想着等会那野猴子给我跪地求饶的样子,我的嘴角就会忍不住扯起来

正美滋滋的想着,只闻几声闷哼传来我收神瞧去,只见那四位侍卫中两位闷哼倒地,其他两位正带了些许惊讶互相对望了一眼

不远处,一银白色身影跃落于一丛花前,熙熙攘攘的红色蔷薇花衬的他身姿竟十分飘渺那日在围场,我并不将他的外貌身量看的十分仔细今日看来,这少年个头跟李匡忆差不多高,却比李匡忆壮实了许多,虽然皮肤并不白皙,但面庞显得十分年轻,看来年纪大不了我几岁富硒食品鼻梁高挺,眼窝深陷,轮廓分明,一瞧这相貌便知不是中原人一头略微偏暗红的发变成两束辫子垂于耳侧,一尖顶的红色皮毛衬的他的眉毛又粗又密,双眸正警觉的盯着我,露出一抹不屑与反感

哼!这儿是我大周的皇宫,看你能将我怎么着!我将头高高一昂,迎上了他辣辣的目光

那日我在围场早已见识了他的本事,然今日却没料想他能将两个侍卫打翻在地虽然侍卫们顾及着那野猴子的身份,不敢用手中兵器,也不敢使出真本事但以他年纪轻轻便能以一敌四,想然他的身手的确不错,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佩服

那人将嘴角一横,盯着我厉声道:“大周的公主,为何捉我?”

为何?你还不知道为何吗!我堂堂一大周公主被你踢来踹去,还被你看光光,想起来我就来气

我眼一斜,嘴一挑:“本公主就看你这一头红毛不顺眼!怎么样?”

那人闻言不富硒花生芽禁皱眉,一脸鄙夷,“哼”了声道:“别人还道大周礼仪之邦,还言大周的女子都如水般温柔,如今看来我还得规劝阿哥,千万娶不得一个母夜叉回去!”

我气急,破口大骂:“你,你们北蛮的女人才是母夜叉呢!你们这群吃生肉,喝羊奶的野人!谁要和你们和亲,我们大周的公主才不要嫁给你们这群野人!”

那人闻言怒目,本就刚毅的脸庞更显得几分狠他扯下腰间的那根土褐色鞭子,扬手一抽,“啪”一声,我的心随之一跳,愣愣的望着院中那青砖上顿时扬起的那层薄薄的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他,难不成在我大周的皇宫中要打我?

“王子!”那叫塔格的人见状不妙,大叫着跑到那人身边,扯着他用他们的语言对他说着些什么,想必是对他晓以利害

我逮到他略略显出了一丝迟疑与走神,摸出随身的弹弓,扯下挂在胸前的那颗明珠,瞄准他的脑袋

“嗖”的一声,珠子急手机壁纸下载急划过 ,直中他脑门他吃痛,一把捂了额头,盯向我,那毒毒的眼光似要将我吞了

“啪”

一声鞭子抽着石板的响声传来,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扬手,手中的鞭子便如一条毒蛇急速般向我冲来

身旁的侍卫大惊,刹那间,个个扑向我,欲替我挡下那一鞭“啪”一声,随着一侍卫的一声叫唤,那一鞭便狠狠的抽在一近侍身上其他侍卫也慌乱的将我拦在身后,如临大敌,却无一人敢拔刀上前

我分开侍卫上前朝那人叫道:“你说我大周的公主不懂礼数,可是自己却欺我一人,那这又是何道理?”

他横眉,开口道:“今天明明是你先动手,我怎么欺负你了?”

“谁让你那日先在围场欺负了我!”我大叫

“围场?”他疑惑,忙道,“我从未见过···`”话未说完,他似是想起来什么,身子一僵不知道是不是那片蔷薇花的缘故,晃得他那原本蜜色的年轻脸庞一层一层的红了起来

我看他愣住,半小米科技分没有要道歉的样子,不由恼怒:“哎——你倒是说话啊!你那日踹了我好几脚,到今天还痛呢!”说着我不禁揉了揉右肩

看来这人伸手委实不错,我估摸着我是绝对打不过他的既然打不过,那边只能用其他方法了其实我觉着我也不是非要将他裤子扒了不可,只要他向我陪个礼道个歉,我还是乐意原谅他的尤其在我知道了他是东辽的四王子,还是托里安的弟弟

那人回过神,抬眼望向我,却在一触及我视线的刹那别别扭扭的将脸扭向一侧,极是一副为难的样子我瞧着他那半张通红的脸庞,像极了戏台上那些涂脂抹粉扭扭捏捏的小姐

那人思忖再三,似是一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将鞭子往旁边一扔,走向我

侍卫们恐防他又要做些什么,齐齐挡在我面前

他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却奈何我面前的那些侍卫,只得看向我

我会意,让侍卫们散富硒鸡蛋价格开他走至我跟前,在腰间摸索了半天,最后红着脸递给了我一个用虎皮缝制的口袋一样的东西我狐疑接过,从虎皮口袋中掏出一把状如怪兽的短匕,一边是锋利的刃口,另一边却呈锯齿形通体精光雪亮,寒光逼人,匕柄镶嵌七彩宝石,异常华美尊贵

他有些支支吾吾,磨蹭了老半天才道:“我会禀告父王,等我长大了,我···会接你去东辽”

我正被这把匕首奇怪的造型和精美的宝石所吸引,一下子没理解他的话,道:“去你们东辽做什么”

他脸愈发红了,声如蚊呐:“我···娶你”

“啊?”我大惊,眼瞪得老圆实在想不明白这人的想法为何转变如此之快前一刻还欲拿鞭子抽我,后一刻却突发奇想的要娶我

“呵——阿速达看来是长大了啊!”一人声音传来,诙谐却不失温和

托里安笑着走向我们,脸上洋溢着晨曦般柔和的光辉

阿速达看见是托里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富硒茶,脸又红了起来

我心中一急,慌忙将匕首往地上一扔,大叫道:“谁要嫁给你啦?我才不要嫁给你们北蛮子!”

话刚出口,我便意识到这一声“北蛮子”却也把托里安给骂了进去

“你!” 阿速达又羞又怒,气的脸霎时由红转白,转而直直瞪着我,这神情,似是又想要打我

我慌忙往托里安身后一闪,抓住他衣服的下袍向外探出一头

一只大手附上我紧紧拽着他衣料的小手,掌心温热的触感渐渐传来,我手一松,就被那只大手握住

托里安一边牵着我一边拾起那匕首,仔细用手抹了抹上面的尘土,转身递到我面前,道:“在我们东辽,男人了匕首可不能随便接的,一旦接了,可就是要嫁给他了······”

我望着那如阳春三月桃花般温暖的眼睛,愣愣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忙道:“我···我不知道,我不要!不要!”最后我慌乱的将那匕首推得远远的,唯恐真要嫁去东辽,嫁给阿速达

“我还不富硒红薯愿意娶呢!母夜叉!” 阿速达眼一斜,用鼻子“哧”了声,一把夺过,边将匕首装入虎皮袋边,气呼呼道:“要不是因为在围场看了~~”

“住口!”我忙打住他话头,心虚不已

阿速达斜着眼瞟了我一眼,叽里呱啦的用他们东辽话跟托里安说了一句我反正是听不懂

托里安笑眯眯的看向我,道:“阿速达问你是大周的第几位公主呢?”而后他又向阿速达道:“不是也学了好几年汉语了吗?人在大周国,就用汉语说话!”

“汉人讲话太罗嗦,不如东辽直爽!”阿速达又瞟了我眼,收了鞭子进了内屋

他这意思明摆着是瞧不起大周,我待他转身后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

待侍卫们散开,我掏出“灵玉飞音”在托里安眼前晃了晃,伸直了脖子问道:“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来?”

许是他瞧见了我仰头说话委实太累,便蹲下身来,这样,我和他就一样高了

“唔——我忘记了”

我顿时泄气不少,原来他真的没把这三国杀下载约定放在心上

他看出了我的不开心,伸手抚着我耷拉下的脑袋,道:“这次是我爽约了,唔——安欢公主还乐意给我个赔罪的机会么?”

我听到这话,立马抬起了头,正好对上他亮亮的深蓝的眼底他弯起的眼睛真的很像三月柳荫丛中的桃花瓣

“唔——今天晚上我教你吹笛子?”

“好呀!”

“那——还在那个亭子?”

“好呀!”

我望向他如水晶般莹亮的眸子,那里,倒影着一碧如洗的天空他缓缓起身,轻袍缓带,和着那杏花疏影,杨柳新晴,飞絮蒙蒙···各种轻柔,万种重叠,淡雅似胭脂晕染,幽香流融

手机壁纸下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潍坊莒盛源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版权所有 本站地图
    主营:富硒大米富硒小米富硒面粉富硒韭菜
    电话:0536-4212670 4101777 4287227 传真:0536-4212670 24小时手机:18678029022 15662562758 18653661757
    E-mail:262318@qq.com QQ:75903813 84762562 80711495 邮编:262100
    公司地址: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城东工业园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
    防弹板 玻璃钢吸收塔 马铃薯收获机 红薯收获机 次氯酸钠发生器 电暖气 臭氧发生器 金刚砂 金刚砂地坪 柴油叉车 电动攻丝机